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动态 > 理财观察
汇聚信动态
+更多公司动态
+更多财经动态
理财观察
2016投资信托产品如何防“踩雷”
发布时间:2016-02-26  点击率:   信息来源:汇聚信财富




结束长期疯涨,去年信托业进入稳步发展期,行业资产总规模也突破15万亿元。然而,投资者对信托产品的风险识别意识尚不到位,出现纠纷后将责任推给信托公司或组团向政府部门讨说法等情况仍有发生。日前,某机构发布的《2016年信托投资策略报告》指出,投资者在选择相关产品前一定要有基本的了解,以防风险认知不足而发生“踩雷”事件。

房地产信托



少量配置,留意用资阶段


春节前,央行抛出房贷政策大礼包,助力房地产市场去库存。事实上,去年监管层已先后出台一系列利好政策,如数次降准降息、取消限贷限购政策、首套房首付款降低、放开二孩政策等。业内预计未来房地产市场回暖可期,不过短时间内迅速升温的可能性不大。对于与房地产业亦步亦趋的房地产信托,某分析师建议,投资者可少量配置一些房地产信托产品,并留意用资阶段。


相比投资的房产种类、项目周边配套的完善度、融资方实力等,“用资阶段”可能是投资者较少考量的一个维度。他介绍,用资阶段可分为前期拿地、建筑施工和装修经营三个阶段。


具体而言,投资项目用于前期拿地阶段,开发商融资是为获取土地,一般会通过股权投资类信托来实现融资,此类项目收益相对较高,同时风险较大;用于建筑施工阶段,融资方式较灵活,投资时需重点关注项目的预售情况、资金缺口、市场定位等,这些会影响还款来源;用于装修经营阶段,则常见于商业地产项目,还款来源多为商业物业的租金,需关注项目本身的经营情况,如入住率、出租率、租赁合同期限等。


项目若按房产种类分则无需赘言。他表示,住宅类房产的普遍风险规律是,城市内刚需型房产(小户型)优于改善型住房(大户型)优于高端住宅(洋房、别墅等)。商业地产类项目需主要考察该地产招商入住率、能否形成区域规模效应、当地经济水平如何等。



工商企业信托



适量配置,观察产业政策


纵观过去一年,工商企业类信托稳居信托资金配置第一大领域的宝座,部分原因在于信托公司作为拥有“金融全牌照”的金融机构,可以灵活整合多种金融工具,大力助推工商企业发展,尤其是融资更为困难的中小企业。但这也隐含了风险:工商企业类信托包含的行业范围广泛,企业更是良莠不齐。他建议,投资者可以根据政策导向适量配置工商企业类信托。


“融资项目所在的行业周期和产业经济政策对到期后融资方能否顺利还本付息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般来说,经济周期分为衰退、谷底、扩张和顶峰四个阶段。扩张和顶峰阶段市场需求旺盛,商品畅销,企业处于较为宽松有利的外部环境中,适宜投资者参与投资。此外,产业政策更是起到了国家对一个产业未来发展的导向作用,可以判断其在大格局上的走势。因此,投资者应尽量选择获得产业政策支持的,且行业周期处于扩张前后时期的项目进行投资。”他表示。


对于融资方和担保方的审核标准,工商企业类信托与房地产信托相似。他提醒,双方的资产负债率以不超过60%为宜,还应重点关注其业务范围及在所处行业中的市场地位和竞争实力等情况。若其是市场中处在龙头、核心地位的工商企业,则其竞争能力与综合实力较强,违约风险相对较低。此外,工商企业类信托一般以厂房、设备、存货等为抵质押物,因存货具有特定用途和动态质押的属性,需要额外关注其变现能力、价格波动及是否容易储存等问题。



政信信托



增加配置,谨慎参与PPP


值得一提的是,发行量最大的工商企业类信托目前遇到“劲敌”。据统计数据显示,从资金投向来看,今年1月基础产业类产品发行数量摘得魁首,占比27.98%,工商企业类占比仅为12.41%。基础产业类产品以其特有的“暗含政府信用”和稀缺属性受到投资者欢迎,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投资领域基本覆盖基础产业领域的政信信托。


但为何说政信信托稀缺?他解释道,自去年监管层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这种同以政府信用为担保的项目开始加速运营,传统的政信类信托或时不久矣。但PPP模式仍未健全,所以投资者可适量增大政信类信托的配置比例,“且投且珍惜”。一位信托公司的人士同样建议,投资者可多选择政信项目等融资方实力较强的产品。


顾名思义,政信类信托一般暗含政府信用,所以投资者需重点关注充当担保方或还款方的政府实力。他表示,一般来说,政府行政级别越高,偿债能力越强、风险越小。结合区域情况来看,东部城市总体要比中西部城市实力更强。对于时间、精力有限的投资者,可以考虑直接从地方经济发达的地区选取项目。


还需注意的是,政信信托对于融资方和担保方的审核标准也与房地产信托无异。政信类信托的抵质押物一般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及融资方持有的对当地政府的应收账款。一般来说,在流动性和可变现能力可控的情况下,抵押率低于50%为佳;质押率则因其质押标的(应收账款)违约风险相对较低而普遍略高,债权金额不会超过信托融资额度太多。